洗滌廠股東動起“歪腦筋” 內外勾結“薅”了80萬水費氣費

洗滌廠用水、用氣量都較大,四川威遠一家洗滌廠的3名股東竟動起“歪腦筋”,他們和水務公司、燃氣公司員工勾結作假,不僅讓水表明顯慢了下來偷用自來水,還采用真、假氣表輪換使用的方式盜用天然氣。據水務和燃氣公司測算,短短三四年間,這家洗滌廠便致使水務和燃氣公司損失水費、氣費約80萬元。

1月14日,記者從四川威遠縣人民法院獲悉,法院已于近日對涉案7人作出一審宣判,因犯職務侵占罪,洗滌廠的3名股東及水務公司、燃氣公司的各2名員工均被判刑。

內外勾結/

讓水表變慢

真假氣表輪換使用偷氣

宋某、唐某和焦某等人在威遠縣合伙經營著一家洗滌廠,三人都是股東并兼任管理人員。2014年6月,三人商議后,決定在水表和氣表上“做手腳”。為此,他們采取勾結水務公司和燃氣公司工作人員,在洗滌廠水表和氣表上作假的方式,侵吞水費和氣費。

其中,在水表上作假始于2014年6月。當時,焦某通過為洗滌廠供水的水務公司工作人員周某聯系上水務公司校表員盧某,由盧某對洗滌廠使用的水表螺絲進行調節,致使水表齒輪轉速變慢,表見度數低于實際使用度數。在作假前,雙方商定,洗滌廠每月給周某和盧某2000元平分。

唐某等人按表見度數繳納水費,并按正常生存可能消耗的稅費在洗滌廠賬務上列支后,除了支付周某、盧某兩人的2000元,每月剩余金額均由唐某、宋某和焦某三人平分。“每個月的實際水費都在1萬元左右,調了表后每月只有兩三千元。”唐某到案后供述稱。

2014年6月,宋某從成都購買一只舊氣表后,準備換下原有天然氣表,換上“假表”。但因天然氣表保險蓋在外買不到的,他便找到為洗滌廠供氣的燃氣公司的焊工唐某,索要氣表專用表接頭。唐某當時便知道宋某是要偷天然氣,但他仍將表接頭提供給宋某,并收取宋某現金800元。

此后,宋某、唐某和焦某三人采用真假兩只氣表輪換安裝、使用的方式盜用天然氣。為了不被抄表人員發現,2015年春節,宋某還找到燃氣公司主管趙某。雙方共謀后,趙某在燃氣公司進行安全檢查、氣價調節臨時抄表時都會提前通知宋某,以便其及時更換真表,逃避檢查。為此,宋某每月給趙某800元現金。

因此,洗滌廠表見用氣量低于真實用氣量。但宋某、唐某和焦某三人在按表見氣量向燃氣公司繳費后,仍按正常生存可能消耗的氣費在洗滌廠賬務上列支。差額便由宋某每月先提取3500元(其中包括支付趙某的800元),剩余金額再由唐某、宋某和焦某平分。

法院宣判/

侵吞水費氣費80萬

7人犯職務侵占罪均獲刑

直到2017年10月水表徹底停轉,水務公司更換水表后,唐某等三人才停止侵吞水費。而盜用天然氣一直持續到2018年10月。

案發后,經水務公司以洗滌廠正常用水時的月均用水量2058噸測算,2014年6月至2017年10月期間,洗滌廠用水量為8.23萬噸,但抄表用水量僅為3.42萬噸。以此計算,洗滌廠竊用水量達4.81萬噸,水務公司損失稅費21.6萬余元。

燃氣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則載明,2014年1月至2014年6月,洗滌廠正常用氣時的總用氣量為4萬余立方米。以正常用氣時平均氣量作參考,扣除抄表用氣量18.69萬立方米,洗滌廠還應追補2014年6月至2018年10月盜用天然氣期間差額的16.5萬立方米用氣量的氣費。按實際抄氣量每立方米3.55元計算,洗滌廠應追補氣費58.74萬余元。

涉案人員到案后,宋某、唐某、周某、盧某、趙某、唐某6人共退賠水務和燃氣公司損失59.74萬元,燃氣公司、水務公司均向被告人出具了諒解書。

法院審理后認為,宋某、唐某、焦某與周某、盧某、趙某、唐某相互勾結,利用公司工作人員職務便利,采取秘密手段竊取公司財物,他們的行為均侵犯了公司財物所有權,構成職務侵占罪。去年12月17日,法院根據7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等作出一審宣判,以7人犯職務侵占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六個月至三年不等、緩刑一年至四年不等的刑罰,并處罰金2000元至10000元不等。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姚永忠

原標題:洗滌廠股東動起“歪腦筋” 內外勾結“薅”了80萬水費氣費

台湾真人麻将游戏下载